© 君埋泉下泥销骨

Powered by LOFTER

大家……好……呀……

【剑道/道剑】太岁 (5) 完

不消几日,便传来安禄山在长安称帝的消息,万幸的是玄宗皇帝早已离开去了马嵬驿。

谢饮风没待几日便被叶初零催着回了潼关,只说如今潼关已破,关内不会再有战事,让他同纯阳宫的师兄弟们暂且修养。

叶初零朝着他微微点头,目送他离开。


长安初冬便下起了鹅毛大雪,灾情因这突来的恶劣天气愈发严重。叶初零在帐内踌躇不安,不知潼关那边的谢饮风是否得到了妥善安置,这里可不是华山那个柴火充沛的清静之地,也没有随时可以暖身的热茶。

而安禄山给予俘虏的待遇之优渥令众将士不知所措,火盆、手壶、热姜茶,甚至还有一日三顿热菜,许多士兵本不愿归降,可这些在寒冷的冬日里实在太能打动人心了。

簌簌而下的雪花,...

【剑道/道剑】太岁 (4)

【三回 乱世鬼雄】


收到叶初零来信之时,纯阳宫几日前才零星飘起小雪。谢饮风才知道叶初零随哥舒翰大军被困潼关,连手上这封信都几经辗转,不知过了多久才传到他的手里。

可战火是烧不到孤高的华山深处来的,山上的道士依旧做着早课。谢饮风虽常住华山,但他早年曾在朝政里做了几年官闲居咸阳,托人随时发来的前线战报似是在不断提醒他,前方战事早已不可开交,早就不是安禄山的小打小闹了,这个野心旺盛的胡人最终还是给唐玄宗当头一棒。

他在太极广场等替他问事的同僚,却收到他刚刚从驿站接到的叶初零的信:安禄山不日就将攻破潼关,直指皇城长安。谢饮风慢慢地、仔细又读了几遍,信里的字句似乎与这个云...

【剑道/道剑】太岁(3)

【二回关中旧事】


太岁在他所谓的梦里转了许多圈,兜来兜去皆是那春年花开的杭城,熙熙攘攘而过的行人都是半透明的影,像魂魄一般在太岁的眼前打转,他被挤得失了方向,便只好随着人群移动,却发现人群的尽头有两个格格不入的人,他们俩竟不是影。


叶初零领着谢饮风在人群里穿梭,他回过头来一把抓住险些被落在后头的谢饮风,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攥住,又不知想把人扯进哪间店铺里。

两人飞速地消失在人群里,跟在后头的太岁便只好奋力扒开人群企图跟上这两个猫似的人影,太岁跑得气喘吁吁,他二人却优哉游哉得很。

谢饮风给他的公子买了新的发带,叶初零炫耀似的扎好了高马尾在他面前转了一圈,金色...

【剑道/道剑】太岁 (2)

【一回 太岁临世】完

扶风郡亦是一如他处的荒凉,除了匆匆而过的流民,仅剩几个重伤无法离开的唐兵。

谢饮风随手推开了一间房屋的门,扑面而来一阵泛着霉味的气息。住在此地的百姓早就逃难去了他处,只剩了两张床,和一床携带不便的破棉被。

庆幸的是还有一只可供烧水的铁壶。

太岁皱着眉头倚在门边看谢饮风抖落了棉被上的沙尘,又将铁壶翻来覆去地看,说道:“此处的怨气极大。”

“那岂不是正合你意。”谢饮风埋头说道。

太岁不知他又是哪儿来的无名火,只好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可没招惹你吧?”

谢饮风的动作一滞,沉了口气道:“你出去等吧,这里灰尘太大。”

“我不会走太远的。”太岁像是得了赦令一般欢...

剑道 道剑 《太岁》

   太岁

【一回 太岁临世】


时岁不幸,硝烟引动八方战火,燃尽人间最后一丝生气。

民间曾有传言,若是那年遇上战争,又是颗粒无收之年,人祸加之天灾,便是太岁降临之时。传太岁本是一团白肉,落在人间最恶最坏之地,一出世便是人间恶极凶极之物。可奇怪的是,食之一块太岁肉,却能令人长生不老。百姓口口相传,传得玄之又玄,说是皇帝们若是想要长生不老,必是要寻这太岁肉,一块便值千金。

在这战火流离之时,没有比金子更令人心动的东西了。


谢饮风在马嵬驿饿得饥肠辘辘。

他已是极少下山之人,可天下大乱之时人手不够,他思虑了片刻才答应下...

【剑道】停云(二)

道士哑口,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在想些什么,但是留下一条命总不是坏事,“好吧,那你到底是谁?”

平生剑没说话,从怀里取出一张驿马快报,翻过几页,递给醉道。

醉道取来快报,上头明晃晃地写着杀手榜三字,道士看了一眼就递回去。


“浮名。”醉道说道,“世人总爱看这些。”

“好了,贫道知晓你叫平生剑了。”道士又很欢快似的说道。

“我请你喝酒,你教我怎么打赢你。”平生剑把快报丢在一旁。

醉道瞪大了眼,盯着他看了半晌,才道:“那你怕是要请我喝一辈子了。”

“无妨,若是我这辈子没法打赢你,却一直在追杀你,在买凶人眼里不过是成为废物罢了,算不上是在下的失约。”平生剑认真地回答,好似已经下...

【剑道】停云(一)

江湖传闻有一金衣公子,手执轻重二剑,不知从何而来,亦不知往何处去。只知此人常在闹市中行走,手起剑落,快剑如行舟渡水,还未听到任何声响,被杀之人便断了气息。而那公子收剑而走,恍若无人。

世人不知其名号,只知他位列江湖杀手第一名,人称平生剑。听说他的轻剑便就是叫做平生剑,重剑却极少使用,又或是没有人能让他值得使出重剑。

人长得玉树临风,行迹却飘摇不定。

有人猜测他从藏剑山庄而来,而藏剑山庄门下学徒多如牛毛,谁都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剑法超群却无位无份的弟子。

听闻他只接悬赏的活,赏金越高,他出现的几率便越高,从未听闻他失手,又或是失手后把悬赏者灭了口。


清风楼。

此楼闹中取静...

风雪夜归人 一宣

《风雪夜归人》一宣。

本子收录春迟,秋水寒风,风雪夜归人三篇正剧剑道文。

大约在一周后二宣时候开淘宝预售通贩,少量现货去CP18镇摊。

具体价格和P数在一周后公布(如果没跳票)

封面@双马尾美少年 G图@白夜偏山 G文@叶沉飞 挂件@花吉_藤堂太太

图片1P具体2P试阅 占TAG抱歉


试阅:


【剑道】风雪夜归人 番外<寄忧谷>

大过年的没有干货…新年快乐…请大家吃羊肉(。 

顺便问问有没有可爱的画手给我这种不混圈的懒鬼的剑道本子画G图呀,黑白彩色都可以呀,没什么别的,有样本和吃的!

本子里补个结局,如果我有空,没空就算了【任性


新年将来之时,尹小竹还在恶人谷里寻思着是否要去找李寒枝叙旧,往年二人都是在再来镇一间买来的屋子里一同过年,还有几个平日里交好的同僚时常来寄住几日,美其名曰是想热闹一番,实则只是想吃李寒枝烧的菜罢了。两人相处本就没有什么话聊,来几个话多爱闹的同僚总是多几分过年的气氛。

今年尹小竹琢磨着李寒枝是跟着自己的老对头过年去了,心中油然一阵火气涌上。况且李寒枝又未告知今年他在哪处...